加速器

[伞修伞]岂曰无衣 第一章

2012年元旦,帝都ZNH,叶宅。

 

叶将军难得回来一次,结果像训自己手下的兵那样训着自己的儿子,半点温情没有说着一个冷酷的决定:“你们这几天好好整理自己的东西,后天跟我去部队里面。”

 

雍容端庄的叶夫人眉头一跳,觉得这次有点不对劲,于是开口问道:“去多久?”

 

“三年。”对着自己的妻子说话,叶将军总算放软了一点口气。

 

叶部长温婉一笑:“这样很好,孟行和仲归不管以后走什么路,都应该积累一些人脉。”

 

但是叶夫人却有些失望了。


叶夫人的母亲许女士是国际上著名的音乐家,叶夫人自己年轻的时候亦是有名的才女,琴棋书画古今中外没有她不通的。后来嫁给了叶将军,为了叶将军和叶部长的前途,还是放下了自己的梦想,接过父亲手中的商业帝国,一点点从女文青变成女强人。

 

纵然知道不可能,她还是希望她的儿子能延续她的梦想,更何况叶家双子手指修长灵活、内心灵性机变,又能够沉得下性子,是难得的学琴的好苗子。

 

但是这个安排她也跳不出什么错来,只能叹一口气,颇有些幽怨想着让两个儿子快点长大,给她生个孙女孙子什么的,为她的音乐梦画上句点。

 

叶修和叶秋就听着家里面三大巨头的安排,两兄弟对视一眼,叶秋温文尔雅,叶修散漫淡定。

 

叶秋:明天我就带着行李离家出走!

 

叶修:今晚就带着叶秋的行李离家出走!

 

一回到自己的房间,叶修就打开电脑玩起了网游,随便组了一个队友打了几次竞技场,那个奶目瞪口呆看着这个id叫叶呵呵的刺客1v2干掉敌人,而自诩为神奶的自己变成了划水的,简直……太爽了。

 

连胜十场之后,这个奶就在聊天框里打字说:“哥们儿,咱们绑定吧。”

 

叶修发了个笑脸,然后打了一句:“这小号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

退出游戏,叶修看着电脑上那个“盛唐”的logo,点击卸载,刚好叶秋进来看到这一幕,问道:“你怎么把你这游戏删了啊?以后不玩了?”他深知叶修对游戏的痴迷,每天都会挤出时间分给游戏,但是随着他们长大,空闲的时间越来越少了,叶修玩的时间只能不断缩减。

 

叶修叹了口气:“不然呢?难不成去了部队每天想着游戏吗?”

 

叶秋目光有些闪烁,对着叶修欲言又止,知道这小子在纠结什么的叶修暗自偷笑,懒懒开口:“怎么?跟你哥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?”

 

然后叶秋十分认真对着叶修说:“哥,你真打算就这样去部队啊?”

 

叶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:“反正又不是没去过。”

 

“可是以往都只去一个假期。”

 

叶修呵呵一笑:“你觉得我们现在过的生活跟部队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

就叶家这成分,爸爸是将军,姑姑是部长,妈妈是巨商,外婆是音乐家,两兄弟从小除了中文还得学习UN其他五门通用语,学习钢琴大提琴,学习各种社交礼仪,普通人学的他们得学,普通人学不到的,他们还得学。

 

然后早起得先跑个万米,晚上再跑万米,以前叶家老爷子还活着的时候,更是每天象棋、围棋、军棋、兵法轮着来轰炸。

 

后来上了中学,叶将军开始带着两个男孩在军营里训练,让人惊喜的是,两兄弟都表现出了极高的战术素养,并没有半点纸上谈兵的空泛。

 

叶秋被噎了一下,随后十分理直气壮:“你现在可以玩电脑。”


但是说到自己时却又顿住了:“我现在……”

 

叶修唇角一勾,鲜明的五官被暖黄的灯光一映,像是尘封已久的画卷,偶尔张开,才惊觉原来一直都在,是似水流年也洗不去的旧时好颜色。叶秋一愣——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自己哥哥笑得这么温柔了。

 

“蠢弟弟,你连自己想做些什么都不知道,还在这里劝我寻觅自由,放飞梦想?”这话一说出口,本来的温柔也变成了嘲讽,叶秋难得的感动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

“哼!”叶秋气呼呼回到自己房间,一关上门神色变得安静,喃喃自语:“混账哥哥知道什么啊,没有想做的事,不代表希望被别人安排好一切啊。”

 

而看着弟弟出门的叶修,似笑非笑滑动着鼠标,点开一个网站。

 

等到第二天晨跑的时候,叶将军发现已经过了五分钟,自己大儿子还没有下来,皱眉道:“去叫你哥哥起床。”

 

叶秋心里面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慢吞吞走了上去,听到叶将军一声吼:“快点!”

 

蹭蹭小跑上去,推开门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。被子叠的很整齐,叶秋记得自己昨天晚上进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,这么说叶修一晚上没睡?

 

“爸,哥不在卧室里。”叶秋冲外面喊了一声,然后发现床头柜上两人合照下面压了一张纸条,拿起来看了之后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

叛徒、混账、小偷……叶秋的情绪有些奇怪,不是生气,而是一种掺杂了委屈、郁闷、被抛弃、被背叛的复杂感觉,尤其那句玩够了就回来更是让他意难平。

 

玩玩玩,你就知道玩,怎么不带我一起玩!用着我的行李还不带我一起走!

 

怨念归怨念,叶秋还是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准备面对气势十足走过来的叶将军。

 

“你手里的是什么?”叶将军看上去很平静,叶秋却感觉毛毛的,他宁愿老爹现在怒吼。

 

叶秋冷幽默道:“诀别书。”

 

叶将军抽出来看,上面就写了一句话:我走了,谢谢你的行李,蠢弟弟⌒∪⌒。

 

“叶孟行!”叶秋如愿以偿听到叶将军的怒吼。

 

叶家一个早上鸡飞狗跳不得安宁,而另一边——


“嘿嘿,老头子现在一定气得发疯。”成功逃脱的叶修脑补了自己那个铁血老爹此刻气得发疯的样子,顿时觉得心中暗爽。

 

见鬼去吧从军!见鬼去吧礼仪!见鬼去吧社会精英!


叶修脱下精致的衬衣长裤,那件昂贵的苏绣镶边的定制呢子衣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,只穿着最普通的棉衣棉鞋,眉间发上还有细小的水珠,却在客车椅子上露出舒心的笑容。

 

他打了出租车上了高速,然后在河北境内一个加油站下车,根据昨天查的时间,搭上一辆前往s省某市的客车大巴,全程不动用证件。


“我请人查过了,火车站、汽车站、飞机场、港口都没有孟行的踪影。”叶部长秀丽的眉皱起,淡淡忧色浮上眼眸,清婉容颜似沁雪寒梅,叶家双子长相上与父母相似得不明显,他们更像姑姑,尤其是那种柔和中隐藏着棱角的姿态更是如出一辙。

 

但是在骨子里叶修像极了叶将军那份不动如山的安稳,那是一种“只要有他在,天大的困难都会被克服”的感觉,是可以以命相托的人,通常称之为——人格魅力。

 

令人心折。

 

而叶秋则更像叶夫人,清贵优雅谦和体贴,所谓绅士风度陌上公子,不外如是。虽然骨子里有无尽的叛逆,却会自我收敛,更是会将己化为春风只为一人拂面。

 

一如叶夫人对叶将军,叶秋对叶修。

 

就好像叶秋明明早就准备好一切,却迟迟不愿意离开,因为他潜意识里希望能陪伴着叶修面对一切。所以在得知叶修离开的那一瞬,他内心出现的不是被抢走行李的怒火,而是被抛弃和背叛的委屈失落。

 

“找不到就找不到,这混小子敢跑就别回来了!”叶将军显然还在气头上。

 

叶部长不理会自己哥哥的冲动之语:“这孩子一定是料到咱们不会动用国家资源去找他,哎,逃脱了这一关如果他自己不现身,我们也不能以权谋私,这孩子脑筋怎么这么多啊。”说到最后叶部长有些哭笑不得,语气里却带上一点赞叹。


叶部长不满:“你还夸他!”


叶夫人看着叶秋沉默、叶将军怒火上涌的样子,缓解气氛般说道:“当年祝大师还说仲归不能叫叶舟,否则会离家出走,怎么现在离家出走的变成了孟行。”

 

结果听到这一句叶将军的怒火窜得更高了:“你以为这小子不想?只不过被叶修抢先了一步!”

 

叶将军这样说了之后,叶夫人反而莞尔:“不,以前我完全不担心仲归会离开,但是现在我要开始担心了。”叶夫人果然敏锐,看透了叶秋兄控的本质。

 

叶将军神色一凛看向叶秋:“你小子今天就跟我走,行李也别收拾了,过几天你妈妈和姑姑给你寄过来。”叶将军却没明白妻子的意思,只以为有了成功的例子,小儿子说不准哪天又跑了。


叶秋无奈答应,心里面暗自骂了好几声混账哥哥,然后乖乖跟在叶将军身后上了楼。


叶修连打了好几个喷嚏,身边一个和善的妇女慈祥看了看他,朝前面喊道:”司机师傅你开一下暖气。“


然后对着叶修说道:”好了,过一会就不冷了。“


叶修道谢,那阿姨开始扯着叶修说些闲话家常,从自己上大学的女儿谈到自己的童年,说到最后竟是把自己说得困倦起来。


而叶修望着窗外飞快闪过的景物,笑容越来越开心。


小剧场

 

叶夫人以前是个文青,尤爱骚体,所以当初生下一对双胞胎的时候想为哥哥取名叫叶修,弟弟叫叶舟,即“美要眇兮宜修,沛吾乘兮桂舟”。叶将军比较疼老婆,这两个名字听着也挺大气,所以也没什么意见。

 

但是叶老爷子请了自己多年的好友——一玄学高人来给自己孙子算算,高人来了之后,显示赞叹了一番两个小娃娃的好面相,然后才说:“乘舟远行舟小而水深,轻则此生故土难回,重则水覆轻舟三才皆破,此名不佳。”

 

叶老爷子挖挖耳朵,一巴掌拍到大师脑袋上,怒道:“说清楚点。”

 

高人嘟哝着“莽夫、俗人”,见叶老爷子又要动手,立刻正色道:“你这老货,求人就是这么个态度?说白了,你这小孙子如果叫叶舟的话,长大铁定得离家出走,要么一辈子不回来,要么客死他乡。”

 

老爷子一听更怒:“你这是咒我孙子呢?”

 

高人白了他一眼:“既然说出来当然是有解的,这么多年个子不长脑筋也不长。”

 

老爷子两眼一鼓,那架势赫然就是马上要捋袖子打一场,叶部长立刻拦下来,拉着老头就要出去顺顺:“祝叔叔,你给我嫂子说,我带我爸出去静静。”

 

高人也不由得有些尴尬,就这么在两个小辈面前闹了起来,着实有失体面。立刻装作严肃的样子,语重心长意味深长:“小儿就叫叶秋吧,秋属金,金生水,秋时有叶归根,长立天地;有水清源,长流河海;有人得金,长生渊涯,能保他一生荣华尊贵平安。”

 

叶夫人问道:“那大儿呢?”

 

高人曰:“貌好宜修,性情高洁,品行美善,寿数绵长,大善。”

 

后来叶修退役回家,叶夫人看见儿子不修边幅的死宅样,听见同事们对其“太嘴欠没下限”的评价,还有叶秋那颗十年不改的出走心,只能长叹道:“祝师误我。”


评论

热度(18)